日本著名建筑师丹下健三的著名作品,包括一座游泳馆和一座球类馆,1964年落成,它是为1964年东京奥运会而建的。两座体育建筑都采用悬索结构,游泳馆的平面如两个错置的新月形,…

日本著名建筑师丹下健三的著名作品,包括一座游泳馆和一座球类馆,1964年落成,它是为1964年东京奥运会而建的。两座体育建筑都采用悬索结构,游泳馆的平面如两个错置的新月形,球类馆平面如蜗牛形。代代木体育馆采用新型结构,然而又被认为具有日本独特的造型风格,因而受到广泛赞誉。这里也将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手球场馆和2020年东京残奥会的轮椅橄榄球场馆。

东京国立代代木竞技场是日本著名建筑师丹下健三的代表作品,它是为1964年东京奥运会而建的。建筑由第一体育馆和第二体育馆及附属部分组成。建筑采用了悬索结构,它是丹下健三结构表现主义时期的顶峰之作,具有原始的想像力,达到了材料、功能、结构、比例乃至历史观的高度统一,被称为20世纪世界最美的建筑之一。日本现代建筑甚至以此为界,划分为前后两个历史时期。

日本建筑大师丹下健三设计的代代木体育馆是60年代的技术进步的象征,它脱离了传统的结构和造型,被誉为划时代的作品。代代木国立室内综合体育馆的整体构成、内部空间以及结构形式,展示出丹下健三杰出的创造力、想象力和对日本文化的独到理解。

国立屋内综合竞技场(NationalOlympicGymnasium)是为举办1964年第18届奥林匹克运动会而兴建的,位于东京的代代木区。竞技场占地约91公顷,包括主馆游泳馆和附馆篮球馆。

游泳馆剖面顶设计新颖,采用悬索和薄壳屋面,由桅杆柱支撑,呈现出奇特的贝壳状外观。它不仅跨度大,而且成为当时这类结构中最成熟的作品之一。

游泳馆有16246个座位,可兼作柔道、滑冰比赛场地。平面像两个月牙形错叠在一起,从圆形两侧伸出两个尖角。长边240米,短边120米,最高处40.4米,屋顶可以抵御强风袭击。附馆在主馆的西南方,是篮球和拳击等项目比赛的场所。圆形平面,直径70米,最高点35.8米。结构的屋顶很特别,全部由中间一根桅杆柱支撑,悬索扭曲成海螺状。馆内采光设计与结构系统结合紧密,窗子绕桅杆柱布置,恰好循着悬索结构同支撑结构之间的空隙盘旋而下,形成了室内集中在中心的漫射光。日本著名建筑师丹下健三接受委托与工程师坪善胜等人合作进行设计,建筑于1963年1月动土,翌年秋竣工使用。

游泳馆侧面整个建筑特异的外部形状加之装饰性的表现,似乎可以追溯到作为日本古代原型的神社形式和竖穴式住居,具有原始的想象力。这可以说是丹下健三结构表现主义时期的顶峰之作,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材料、功能、结构、比例,直至历史观高度统一的杰出才能。该建筑是丹下健三,也是日本现代建筑发展的一个顶点,日本现代建筑甚至以此作品为界,划分为之前与之后两个历史时期。

1964年,日本获得东京奥运会举办权,日本政府决定借举办奥运会之机让大家重新认识日本。和所有奥运会的主办国一样,日本举国为之欢欣鼓舞。因为这是奥林匹克第一次在非西方国家举办,如何在奥运建筑的设计上体现东方精神就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丹下健三作为当时日本最有实力地建筑大师,他众望所归的被委托设计第18届奥运会的主场代代木竞技场。

20世纪60年代,建筑界新的思潮风起云涌,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呼声非常强烈。对于丹下来说,一个大的的转机是从1960年前后逐渐开始的,在研究新的工业化社会将给日本带来什么的时候,他发现建筑环境和城市环境都开始急剧地变化,在这个时候,丹下考虑的是建筑如何与之适应。代代木竞技场锁定在丹下提出的“都市轴”高速环状的交通网上。代代木竞技场为亚洲第一个奥运场馆,注定了其为承前启后的建筑,既要彰显日本传统的建筑风格,又要展现日本新的建筑理念。

丹下认为:“虽然建筑的形态、空间及外观要符合必要的逻辑性,但建筑还应该蕴涵直指人心的力量。这一时代所谓的创造力就是将科技与人性完美结合。而传统元素在建筑设计中担任的角色应该像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它能加速反应,却在最终的结果里不见踪影”这一最基本的理念便是丹下在建筑实践中始终坚持的信条。

整个代代木竞技场占地91公顷,由第一体育馆(游泳馆)和第二体育馆(篮球馆)及办公与辅助设施组成。第一体育馆建筑面积25396㎡,15000座席,其跨度126m×120m,是用于游泳与跳水比赛的,结上冰又可以进行滑冰比赛,游泳池还有一个隐藏起来的活动盖子,盖上盖子,可以在上面举行柔道之类的比赛。它的平面是由两个新月凹口对凹口叠在一起组成的,形成一个圆形的观众席和当中的游泳池,圆形的两端伸出两个方向相反的尖角,那里正好是宽阔的观众出入口。屋顶采用悬索结构,这样,在外观上整个屋顶就是个两瓣的贝壳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