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设计界一直追求着独到的东方风情,日式的设计总是希望能够体现一种 以柔克刚和朴素内敛的风格理念。虽然现代建筑的变革同样冲击着日本的建筑 界,改变了日本城市的风貌,不过就核心的本原而言,日本的建筑师一直不曾放 弃他们的传统。世界大师丹下健三是战后日本建筑界的代表,是象征高度成长的 日本建筑家,城市规划家的正统,是日本建筑体系之父。

1.1 生平 丹下健三(KenzoTange)1913 年生于大阪,1938 年从东京大学建筑系毕业, 1938-1941 年,前川国南建筑事务所, 1949 年,在广岛爆炸地点原址建 造和平中心的设计比赛中胜出, 并由此在国际上崭露头角。 1959 年,获东京 大学工学博士, 1961 年,创立丹下健三城市建筑设计研究所, 1962-1979 年, 获哈佛大学名誉博士,于东京大学执教, 1986 年,担任日本建筑家协会会长, 2005 年 3 月 22 日逝世,终年 91 岁。 1.2 主要著作一览: 《米开朗基罗颂——勒.柯布西耶绪论》,1939 年,日本文化工作联盟出版; 《1960 年东京规划——构造改革的方案》,1961 年,新建筑社; 《伊势——日本建筑的原型》,1962 年,朝日新闻出版局(日文版),1965 年,麻省理工大学出版社(英文版); 《日本列岛的未来》,1966 年,讲谈社; 《丹下健三 1946 年-1958 年——现实与创造》,1966 年,美术出版社; 《丹下健三 1955 年-1964 年——技术与人类》,1968 年,美术出版社; 《丹下健三 1946 年-1969 年——建筑与城市》,1970 年,瑞士 Artemis 出版 社(日、英、德、法文版); 1970 年,Gusutabo Giri 出版社(西班牙文版); 《人类与建筑》,1970 年,彰国社; 《建筑与城市》,1970 年,彰国社; 《21 世纪的日本》,1971 年,新建筑社; 《丹下健三——建筑与城市》,1975 年,世界文化社;

《丹下健三 Studio》,1978 年,瑞士 Artemis 出版社; 《1986 年东京规划——东京都临海城区与东京湾城区的设计构想》 《从一支铅笔开始》,1985 年,日本经济新闻社; 《回忆录—15 个月的时光》,1985 年,新建筑社(英文版); 《丹下健三》,2002 年,新建筑社,丹下健三与藤森照信合著 1.3、生平荣获奖项 近半个世纪来,他设计的近二百个作品和方案遍及多个国家;发表过大量的 专著;荣获了日本文化勋章,三十多次国际金奖和大奖,六个国家和地区的七个 博士和名誉博士学位,十二个国家的城市、艺术或建筑协会的二十三个名誉称号。 1959 年,荣获法国《今日建筑杂志》第一届国际建筑美术奖; 1965 年,荣获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功劳奖; 1966 年,荣获美国建筑师协会(AIA)1966 年度金奖; 1967 年,荣获法国文化选金奖; 1968 年,荣获丹麦建筑师协会(ADA)国际奖、南斯拉夫星条勋章; 1970 年,荣获罗马格列高利(Gregorio)教皇勋章、美国“1970 年度 托马斯·杰弗逊奖”; 1973 年,荣获法国建筑研究学会金奖、波兰建筑家协会国际建筑奖; 1976 年,荣获德国政府 Pour le Merite 勋章; 1977 年,荣获法国国家功劳勋章; 1978 年,荣获墨西哥 Aguila Azteca 勋章; 1979 年,荣获意大利功勋奖 Commendatore 勋章、日本文化功劳奖章; 1980 年,荣获日本文化勋章; 1983 年,荣获秘鲁 Gran Oficial 太阳勋章; 1984 年,荣获法国艺术文化 Commendatore 勋章、意大利 Gran Oficial 功劳勋章; 1987 年,荣获美国 Pritzker 建筑奖; 1989 年,荣获意大利 Savoia 文化勋章; 1990 年,荣获意大利 Ape dOro 金奖、日本爱媛县功劳奖; 1993 年,荣获日本“高松宫殿下”世界文化纪念奖(建筑类);

1994 年,荣获日本一等瑞宝勋章、台湾“环太平洋地区城市发展会议” 荣誉奖;

第一阶段为战后的 20 世纪 50 年代,他提出“功能典型化”概念,意在赋予 建筑比较理性的形式,并探索现代建筑与日本建筑相结合的道路。该时期的代表 作品有东京都厅舍、仓敷县厅舍等。

第二阶段 60 年代,是丹下和他的研究所成果步入辉煌的时期。在 1960 年的 东京规划中,他提出“都市轴”理论,对此后的城市设计影响深远;他也在大跨 度建筑方面做出新的探索,以东京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最为著名;而在运用象 征性手法和新的民族风格方面,他进行了成功的尝试,如山梨县文化会馆、圣玛 丽亚大教堂等。

第三阶段为 1970 年以后,丹下健三及其研究所在北非和中东做了不少建筑 设计,如约旦哈西姆皇宫工程、阿尔及尔国际机场等。这一时期,丹下健三还对 镜面玻璃幕墙进行了探索,重要作品有东京都新市政厅、东京草月会馆新馆等。

丹下认为:“虽然建筑的形态、空间及外观要符合必要的逻辑性,但建筑还 应该蕴涵直指人心的力量。这一时代所谓的创造力就是将科技与人性完美结合。 而传统元素在建筑设计中担任的角色应该像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它能加速反 应,却在最终的结果里不见踪影……”这一最基本的理念便是丹下在建筑实践中 始终坚持的信条。

1964 年东京奥运会主会场——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是丹下健三结构表 现主义时期的顶峰之作,具有原始的想像力,达到了材料、功能、结构、比例, 乃至历史观的高度统一,被称为 20 世纪世界最美的建筑之一。日本现代建筑甚 至以此作品为界,划分为之前与之后两个历史时期。

在二战期 间,代代木体育 馆为日军的练 兵场,1945 年被 美军占领,获得 1964 年东京举 办权后,日本政 府从美军那收 回该领地,代代 木体育馆锁定 在丹下提出的 “都市轴”高速 环状的交通网上,该用地的北面为明治神宫,现今代代木体育馆周边已经发展为 东京最有个性的涉谷区,是日本国内外各种流行风尚的发源地。 4.2 设计灵感 上世纪 60 年代,是建筑界新思 潮风起云涌的时代,建筑的天空布 满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呼声。 对于丹下一个大的的转机是从 1960 年前后逐渐开始的,在研究新 的工业化社会将给日本带来什么的 时候,他发现建筑环境和城市环境 都开始急剧地变化,在这个时候, 丹下考虑的是建筑如何与之适应。 代代木体育为亚洲第一个奥运场 馆,注定了其为承前启后的建筑, 既要彰显日本传统的建筑风格,又 要展现日本新的建筑理念。 吊桥和神宫 代代木体育地址

北面为明治神宫,从建筑与环境的关系出发,始终坚持日本的传统建筑的丹下选 择以日本的传统建筑吊桥和神宫作为本次奥运馆的蓝本,为世界展现一个包含传 统精神的的日本。

巴形图 巴形图为日本常用纹章图案,象征意义很多,其中有象征平和平 衡之意。

丹下说过“我们所面临的困难课题就是如何使现代建筑在日本的现实当中生 根。”而他也通过传统的灵感使日本建筑复兴具体化。

海浪和海螺 类似海螺的独特造型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是一个由瞬间的海 浪漩涡引发的灵感设计。整个设计线条没有直角直线,流畅的线条让人想起的是 浮世绘中的海浪神秘。

蜘蛛网 采用的悬索结构来源于蜘蛛网的灵感:用数根自然下垂的钢索牵 引主体结构的各个部位,从而托起了总面积 20000 多㎡的建筑。

丹下:“我之所以选择流动性结构,是因为我看到了一种潜能,着就是建筑 应该与人融合在一起,这不仅仅是建筑设计上要考虑的问题,在体现运动本质, 国家友谊,世界和平等方面也有重大意义。”

4.3 概况分析 体育馆总面积 9.1 公顷,南北有近 6 米的高差,由一个主馆(游 泳馆)和一个附馆(篮球馆)及办公与辅助设施组成 。第一体育馆建筑面积 25.396 ㎡, 15000 座席,容积 16 万 m3,混响时间空场 3s,满场 1.9s,其跨

度 126m×120m,第二 体育馆位于主馆的西 南面,它是个直径 70 米的圆,建筑面积 5, 591 ㎡,可以容纳 4, 000 名观众。附属建 筑面积 3,217 ㎡, 包括管理用房,餐厅 和一个 50*12m 的室

内游泳池。中间的空地形成中心广场。 第一体育馆 用于游泳与跳水比赛的,结上冰又可以进行滑冰比赛,游泳池

还有一个隐藏起来的活动盖子,盖上盖子,可以在上面举行柔道之类的比赛,真 是匠心独运。第二体育馆是举 行篮球或拳击比赛的地方。 交通流线分析 东西向 宽敞的人行步道将两馆连成 一个统一的整体,并巧妙的将 观众人流、车流明确的区分 开,贵宾和管理人员的入口在 步行道的下面。第一体育馆圆 形的两端伸出两个方向相反 的尖角,正好是宽阔的观众出 入口。第二体育馆的入口也突 出在圆的外面。

采光 第一体育馆悬索部 分在外立面形成屋脊,屋脊两侧 面是采光面;在馆内形成了一条 美丽新颖的光带,与波纹荡漾, 泛着点点亮光的水面形成呼应, 使整个体育馆的气氛更具有活 力。该光带内部空间的设计为:

以百页窗作为外界面,变直射的自然光为散射光,内部具有人工照明以满足馆内 照明的需求 。

第二体育馆的支撑结构柱位于一侧的观众席后的通道处,由于支撑柱的顶部 是采光口,自然光由此口漫射而入,随着馆内的顶棚自下而上逐渐螺旋般地渐渐 地明亮起来,光线柔和而飘逸,加强了螺丝旋形悬索构件所构成旋形线条的顶棚 所创造的向上动势, 运动员处于运动场上感到的是一种力量,一种奋力向前的 力量,体现了高攀搏击、焕发活力的体育精神。

代代木体育馆的设计可以看出,此时的丹下越来越注意到空间所具有的心理 上的情绪或精神上的表现性,他用现代的精神象征在空间形态中加以创造,并使 功能与结构巧妙结合,造就让人感动的建筑。

结构分析 代代木体育馆是上世纪 60 年代现代建筑技术进步的象征。柔性 设计当时被视为最复杂的设计,其复杂在于大跨度、大空间,让场馆及其他设施 都被统一在这个用高张力缆索为主体的悬索屋顶结构之下,他摆脱了当时勒·柯 布西耶推崇的柱式建筑,被誉为划时代的建筑。

丹下先生似乎很乐于使用简 洁的构成手法创造丰富得惊人的 表现力,下面这三张简单的草图便 足以说明代代木体育馆的主馆的 结构构成。

首先是一个类似悬索桥的系统, 它是吊起整个巨大屋面的主要构件, 它决定了结构的尺度,它的安全也决 定了整个结构的安全。然后,两边各 有一个半圆形的钢筋混凝土刚性环被 从主缆上伸出的众多钢缆吊离地面,与地面形成一个倾角,整个体育馆的基本形 态就是这样。当然实际的样子要复杂一些,主要的变化在于,丹下先生没有把主 缆的锚锭放在中轴线了,而是顺时针转了一个角度,并且两边吊起的也不是半圆, 而是各在端部伸出一个尖角直通主缆的锚锭,这样才形成了最终的像是两个错开

的半圆的样子。另外, 在众多吊索的中央可 能增加了一道圈梁,以制造出现在这样的屋面曲线。但这些变化都不改变这个体 育馆基本的结构构成。大概也正是通过这些变化,再加上大尺度的效果,传力如 此清晰而简洁的结构体系展现出来的却是丰富无穷的表现效果。 旁边的小体育馆的结构构成更加简单,并且我觉得与大体育馆相比,它更有 张力,更具有创造性。总的来讲它就像是一个人在用力的拽起一个圆环。但与下 面的图中表现的样子不同的是,丹下先生在背后的锚索上又做出了有趣的变化。 背索没有直接连到主塔上,而是从后面绕出来,在主塔身前绕了一圈之后连到了 塔尖上。传力路径没有大的变化,但建筑效果却突然生动了起来。 采用高张力缆索为主体的悬索屋顶结构,创造出带有紧张感、力动感的大型 内部空间。特异的外部形状加之装饰性的表现,似乎可以追溯到作为日本古代原 型的神社形式和竖穴式住居,具有原始的想象力。 通风 游泳池由于没有经费设置空调,用直径 1.5m 的 16 个喷口,使室内 空气回转流动,风速 1m/s,从而使体育馆内温度下降(该项目获得日本建筑学会 的特别奖)。 音效 代代木体育馆两馆的屋盖都是悬索结构,呈下凹型,这样可以减小 馆内容量和混响时间以及平均自由程(4V/S,V—容积 m3,S—总的表面积 m2)因 此也减少了吸声材料的用量;同时由于下凹顶界面,能把比赛场上的声音均匀地 扩散到馆内各区域,对声学是有利的,建筑内部声学空间形态与结构造型相符。 两馆内的音效非常好。 材质 丹下结合运用本地木结构的传统建筑艺术文化,从材料的创新出发 进行的形象上的创新。第二体育馆的上部是由高 42m 的混 凝土支柱架起的呈扇 面展开的铁板大屋面,该馆的顶界面完全保持了悬索结构下凹的优美曲线,在屋 面板下铺设了穿孔铝板,内填玻璃棉作为吸声和保温两用。但后来因为人们发现 代代木体育馆建筑材料中含有大量对人体和环境有害的石棉,于 2006 年重新大 规模整修。 丹下:“我感到的所谓建筑必须是能够让人感动的建筑”,代代木体育不仅仅 是科学、技术,而且要开始诉诸于人们的心灵。

是上世纪 60 年代技术进步的象征,柔性设计当时被视为最复杂的设计,大跨度、 大空间,它脱离了传统的结构和造型,它的整体构成、内部空间以及结构形式, 是丹下健三结构表现主义时期的顶峰之作,具有原始的想像力,达到了材料、功 能、结构、比例,乃至历史观的高度统一,展示出丹下健三杰出的创造力、想象 力和对日本文化的独到理解,被称为 20 世纪世界最美的建筑之一。而他本人也 赢得日本当代建筑界第一人的赞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